喇沙書院 鍾紹衡 S.4

「叮叮叮!」刺耳的鬧鐘聲在我耳邊響起,我趕緊起牀梳洗,帶著昨晚燉好的木耳雪蛤湯趕赴瑪麗醫院探望伯父。街道上熙來攘往,小孩雀躍地歡呼,小鳥在樹上快樂地高歌。可是,我卻無暇欣賞這一片熱鬧的景象,因為伯父昨晚經過電腦掃瞄顯示他的右腦有一個腫瘤,需要動手術。

踏進醫院,看到的全是木無表情的病人和臉色凝重的白衣天使。當我進入病房,便看見伯父精神奕奕的坐著,看起來不像是生病似的。當我們寒暄一番後,伯父要動手術了!

經過一輪苦苦的哀求,醫生們允許我到上層透過隔音玻璃看著伯父進行手術。手術室的面積大得嚇人,放著全是看不清、摸不透的儀器,七八名護士正在收拾手術用的裝備,還有幾名護士則監察著伯父的心跳、脈搏和血壓。手術還沒開始,這群天使便已如臨大敵般密切監察著。我心想:小小的手術用得著如此大費周張嗎?可是,我徹底的錯了!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醫生們全圍著伯父俯著搏鬥,根本看不清他的樣子。起初,手術進行得十分順利,正當我準備放下心頭大石時,便看見有整群醫生正匆忙的走向一方,拿起一包血紅的東西,又走回原位。主診醫生心中念念有辭,不斷吩咐著工作。護士時而望向電腦屏幕,時而張口說話。
這一切突如其來的轉變令我一下子忐忑不安,心神恍惚。脈搏強度顯示器每跳一下,我便抽搐一下。心跳器和血壓計像催命鐘般瘋狂地響著,看著醫生的臉色愈來愈凝重,我的心情便愈來愈沉重。過了三分鐘,危險期還沒過去,我心急如焚,雙手拍著玻璃想了解情況,可是沒有人理睬我。

手術過了三小時還沒有完成,已比原定時間遲了半小時,我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,神經質的猛啃著手指頭。看著醫師的神情,我也猜到伯父的情況一定十分危急。我無助地看著他,我的心因緊張過度而狂跳著,胃也抽搐起來,有點想吐。
過了許久,我被手術室裡亮著的紅燈嚇呆了,我不敢望向儀器上顯示的血紅數字「0」,我巍巍然的拖著身子迎接醫生,準備聽他說出這一句殘酷的事實。我頓時面如土色,醫生的話甚麼也聽不入耳。

手術室裡瀰漫著悲慘的氣息,我掩著臉默默地哭泣著,黯然離去。一路上,我聽到鳥兒的悲鳴彷彿在安慰著我,途人發出的笑聲彷彿是在嘲笑著我的不幸。天上烏雲滿怖,也彷彿在為我難過……

「叮叮叮!」刺耳的鬧鐘聲在我耳邊咆哮著……真是嚇了我一跳,原來剛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夢。可是卻讓我明白到人的一生真的可以很短暫,我們要在這一生中活得精彩,珍惜眼前人。時間是無情的,它會剝奪我們與親人的相聚時間,人生無常,應該好好珍惜還在世的親人。我現在要快點動身前往探望伯父了!